“鸡娃”与投资合二为一 深圳学位房稀缺如何破题?

2021-04-08 10:43:14|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无论什么时候,深圳的学位房都是硬通货。父母总会努力给孩子创造优质的教育条件,而整个市场也必然有更多的家长来买单。”林琳是一名深圳南山区优质学位房的业主,她刚刚购入了一套1500万元的学位房,这是她的购买逻辑。

  在深圳,像林琳一般的学位房业主有许多。

  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在基础建设中依然有需要继续改善的地方。体现在教育上,就是深圳的学位常年紧张,也使得优质学位房的稀缺性进一步凸显。当教育与住房两者相叠加,对市场要素敏感的深圳人总能够通过价格和价值的体现来寻求动态平衡,这也使得深圳的学位房价格在近年来一路领涨。

  与此同时,官方为了平抑学位房的热度,近年来一直在不断出台相应的政策。例如,已经开始逐步施行的大学区制,就被寄予均衡教育资源的厚望。

  近期,深圳龙华区教育局修改“大学区”积分入学办法,文件要求以“均衡教育资源、距离相对就近、主干道路为主”等原则进行学区划分,实行单校划片与多校联动的学位调剂机制,实现片区内教育资源均衡共享。

  深圳的学位房格局,会因此而改变吗?

  “鸡娃”

  优质的学位房能够让家长肯定并且买单,其本质还是在于学习成绩优秀,而且的确已经形成了良好的学习氛围。

  一位曾经在宝安区某普通学校任职,后调入市重点学校的老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能够感觉到整个环境都不一样:我们现在无论是家长或者是老师,每天脑子里面都是成绩,都很重视。”

  在这种氛围的驱动下,家长不仅要自己努力,赚够买优质学位房的钱,也要花重金为孩子的教育做打算,不能够为学校拖后腿。毕竟成绩的好坏与房价的表现很大程度上是呈现正相关的。

  吴明新婚不久,但她已经焦虑于学位房的事情了,尽管她现在的房子也带有学位,但她并不满足,她要最好的。“教育资源确实很重要,砸锅卖铁也要买。要最好的,百花、实验、园岭。”

  刘荣的孩子才不到两岁,但他也已经在为以后做打算了,开始在深圳寻觅合适的学位房。

  他分享了一个故事:龙岗的一个小区对口的学校去年冲进了全市的前20名,许多罗湖、福田的家长发现了这个学校,考察了对应的小区,“成绩这么好,前不久房价才五万多,买买买,现在已经是七八万的价格了,涨得非常猛”。

  在深圳这座城市,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但凡有黑马学校跑出来,或者有小区突然好运被分配到优质学校的学区内,价格可能在短时间内跳涨。

  李叶是罗湖片区的一名中介,他所在的区域正经历了这样的魔幻故事。

  罗湖区的集浩大厦,楼龄已有25年,近期因为罗湖学区的调整,集浩大厦从普通学区被划入优质学区,一两天之间,集浩大厦44平方米的小户型挂牌价从260万跳涨至320万,“除了部分还没了解市场的,大部分挂牌中业主都调价50万以上。”李叶指出。

  李叶举例说:“真正好的学位房永远不缺购买力,涨得最快,也最抗跌。深圳的国城花园是全深圳单价最贵的小区,它带百花学位,单价二十万起。”

  正因为深圳学位房的价格坚挺,许多家长入手学位房,都不仅是为了孩子的教育而考虑。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六位来自南山、福田乃至龙华的家长中,买入学区房的缘由中,投资是被高光的词。

  “学位房本身就兼具投资价值和给小朋友创造好的教育条件的功能,这无法否认。深圳的学位房一直都是很火爆的。”一位福田区的家长表示。

  让教育归教育,房子归房子

  造成深圳学位房火爆的原因,本质在于深圳的学位需求活跃,而供给较为紧张,优质的学位房更是稀缺。

  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深圳福田区、罗湖区都曾经发出2021年的学位预警,其中,福田区预计小一学位申请相对集中的片区为福田南、园岭、荔园、百花、梅林、石厦、新洲、香蜜湖等。

  福田区在2020年的学位预警中曾指出,根据调研,预计2020年申请公办小一学位约有2万人,申请公办初一学位约有1.45万人。福田区现有公办学校能提供小一学位1.3万个,学位缺口为7000个;提供初一学位1.2万个,学位缺口为2500个。

  由此看来,深圳不仅是优质学位房稀缺,就连普通的学位都不一定能够有十足的保障。这种背景下,增加学位供给似乎是破题的思路。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分析称,如果不增加优质学位供给,而名校在生源、师资和管理上的优势又很突出,就很难改变大家对名校的追逐。他指出,只要教育质量不均衡存在,就会有优质学位和其就近对应的楼盘之间的联系,学区房热就会存在。

  李宇嘉续称,问题也不是增加供应就能解决的。因为,不管教育资源如何供应,总有优中差劣的区别,不可能所有学校的教育质量都一样。解决学位房热,除增加学位供应,增加教育投入外,还应该着眼于本质问题,即如何“让教育归教育,让房子归房子”。

  就如一位深圳家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深圳家长除了‘鸡娃’,想的还是投资,‘鸡娃’都‘鸡’得不纯粹。”深圳的学位房,被太多的因素所裹挟,教育与住房之间,没有明显的分野。

  不过,虽然有许多的家长在为深圳的学位房焦虑,但也有小部分的家长不愿被这样的体系驱动。许星是一家企业的中层管理者,她的买房思路以及教育理念,都和焦虑的深圳家长们有些格格不入。

  她的孩子已经快到了要上小学的年龄,但她不会追逐顶级学位房。“买的房子带的学位也还算不错,我不想要自己太焦虑。我觉得深圳的氛围还是跟北京有比较大差别,大家还是更想要逼自己。‘鸡娃’有时候并没有用,成年人要很清楚自己的能力边界线。”

热门导购

热门评测

参与讨论 677 我要评论

加入城市买房砍价群,实时讨论购房热点话题!
暂无评论, 您可以发起评论